主页 > 制造 > 2020美超赛事-为什么汉堡总推陈出新,而鸡翅薯条千年不变?
2021-02-16

2020美超赛事-为什么汉堡总推陈出新,而鸡翅薯条千年不变?

为什么麦当劳的汉堡总是推出新品,而薯条鸡翅却很少上新?

来源:传播体操(ID:chuanboticao)作者:郑卓然 

 

这个问题是去年我和一位做餐饮的朋友聊天时他提出来的。其实普通人很少会特意留心这个现象,但是事实上确实是如此。

 

稍加关注就会发现,麦当劳、肯德基等快餐品牌上新新品的大多是汉堡。比如今年麦当劳上新了金波闪闪厚牛堡、金芝玉叶鸡排堡等“金”字头汉堡新品;之前麦当劳与“愤怒的小鸟”IP合作时上新的是热辣双层鸡排堡;肯德基也曾推出小龙虾堡、嫩牛五方堡、藤椒竹笋堡等产品……统统都是汉堡主食。

 

但反观其鸡翅、薯条、甜品产品的情况,你会发现菜单里躺着的是万年不变的那几个单品和口味,一直都没有太大变化。那么问题来了,为什么汉堡常出新,而小食甜品却不?

功能性产品VS多巴胺产品

 

按照那位餐饮朋友的想法和启发,产品可以粗略分为两大类型:功能性产品和多巴胺产品。

 

功能性产品的无奈

 

功能性产品满足的是顾客的基本功能性需求,例如汉堡满足的就是饱腹的基础需求,顾客来到麦当劳的门店里,就是为了饱腹充饥而来的,因此功能性产品是一个品牌赖以生存的根本,是品牌逻辑得以成立的前提条件。

 

尽管功能性产品不可或缺,但问题在于,功能性产品正由于其“刚需”属性,常常在体验上也是反人性的,具有一定的“胁迫性”。比如说,用户来麦当劳消费,很少是因为麦当劳的汉堡有多好吃,而是“迫不得已”要找个地方快速解决吃饭问题,麦当劳正好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 

 

也就是说,用户往往并不喜欢功能性产品本身,而是由于各种其他因素而“被迫”使用,越是“刚需”产品,这种内在的“胁迫性”就越强。也许你并不喜欢微信这个软件,但是身边的人都在用微信,你就只能“被迫”使用;也许你并不喜欢星巴克,但它是你能最方便接触到的线下咖啡品牌,你只能“被迫”消费。

 

因此,对于这类功能性产品而言,品牌需要通过各种“多巴胺”手段来降低用户的心理阻力,以帮助用户完成功能性的消费。麦当劳需要对汉堡等主食不断推陈出新,不断给用户新鲜感,从而减少正餐进食时的反感;而微信需要不断优化沟通效率、解决用户其他需求,从而让用户减少无奈感;趣头条需要设置各种用户激励机制,让资讯阅读成为一场社交游戏。

多巴胺产品的成瘾

 

与功能性产品相对的是多巴胺产品,多巴胺产品并不需要经常优化改良,只需要产品达到某一阈值后不断地重复投放即可,多巴胺产品在设计上天然就有“致瘾性”,而且满足的并不是用户的“刚需”。

 

俄罗斯方块等游戏类产品可能是多巴胺产品最杰出的代表了,几十年来俄罗斯方块这块产品玩法几乎没有进行改动,但不妨碍今天依旧有无数人对其上瘾痴迷。俄罗斯方块无需改动的重要原因就在于,它已经是一个最佳产品方案,稍作改动整体的游戏性就会降低。

 

 

对于麦当劳而言,鸡翅薯条等小食甜品产品就是多巴胺产品,它们虽然无法解决用户的充饥饱腹问题,但可以给用户“爽感”和“瘾感”,极大地增加用户的就餐体验。如果叫你挑选一款麦当劳最好吃的产品,那一定是某种小食甜品,而非作为正餐的巨无霸汉堡。另外,在食品中,甜食小吃确实能刺激多巴胺分泌,而汉堡等主食却要差得多。

 

对于麦当劳肯德基而言,现有小食甜品已经是经过长时间验证的最优方案,在饮食文化潮流没有大变化的情况下,无需进行大幅调整改良。事实上,肯德基麦当劳也曾推出过苹果派、菠萝新地、娘惹鸡翅、扭扭薯条等小食产品,但最终都没逃过下架命运。

因功能而被选择,因多巴胺而被记住

在大多数情况下,功能性产品和多巴胺产品并没有那么泾渭分明,多数产品即有功能性的一面、也有多巴胺的一面,这样才能在用户愉悦和功能满足上保持平衡。可以说,用户会因功能性而选择某一品牌,但却因多巴胺而记住某个品牌。

 

用户不会因为沟通的高效而记住微信这个产品,但会因为摇一摇、公众号、小程序等功能而记住微信的独一无二;

用户不会因为趣头条上的资讯质量而记住趣头条,但是会因为趣头条的游戏化设计而记住趣头条这个产品。

结语

每个优秀的产品都有着自己的“多巴胺按钮”,让产品在满足功能性需求之外,增强用户日常粘性与依赖。曾有说法认为“消费品最好的模式就是让人上瘾”,而上瘾最好的办法就是分泌多巴胺。

4年12月,我们小分队滇西北找矿。小分队一共8人,其中4名警卫战士每人配备一支冲锋枪。一天,出发前,一位纳西族老乡搭我们的车去维西。那天路上积雪很大,雪下的路面坑洼不平,车子行驶一段就会被雪坞住。我们不得不经常下来推车。就在我们又一次下车推车的时候,一群褐黄色的东西慢慢向我们靠近。我们正惊疑、猜测时,纳西族老乡急喊:“快、快赶紧上车,是一群狼。”司机小王赶紧发动车,加大油门……但是很不幸,车轮只是在原地空转,根本无法前进。这时狼群已靠近汽车……大家看得清清楚楚——8只狼,个个都象小牛犊似的,肚子吊得老高。战士小吴抄起冲锋枪,纳西族老乡一手夺下小吴的抢。比较沉着地高声道:“不能开枪,枪一响,它们或钻到车底下或钻进树林,狼群会把车胎咬坏,把我们围起来,然后狼会嚎叫召集来更多的狼和我们拼命。”他接着说:“狼饿疯了,它们是在找吃的,车上可有吃的?”我们几乎同声回答:“有。”“那就扔下去给它们吃。”老乡像是下达命令。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,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,除了紧张,大脑似乎已经不会思考问题。听老乡这样说,我们毫不犹豫,七手八脚把从丽江买的腊肉、火腿还有十分珍贵的鹿子干巴往下丢了一部分。狼群眼都红了,兴奋地大吼着扑向食物,大口的撕咬吞咽着,刚丢下去的东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。老乡继续命令道:“再丢下去一些!”第二批大约50斤肉品又飞出了后车门,也就一袋烟的工夫,又被8只狼分食的干干净净。吃完后8只狼整齐地坐下,盯着后车门。这时,我们几人各个屏气息声,紧张的手心里都是冷汗,甚至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……我们不知道能有什么办法令我们从狼群中突围出去。看到这样的情形,老乡又发话道:“还有吗?一点不留地丢下,想保命就别心疼这些东西了!”此时,除了紧张、害怕还有羞愤……!作为战士,我们是有责任保护好这些物资的,哪怕牺牲自己。但是现实情况是我们的车被坞到雪地里出不来,只能被困在车里。我们的子弹是极有限的,一旦有狼群被召唤来,我们会更加束手无策。我们几人相互看了一眼,迟疑片刻,谁也没有说什么,忍痛将车上所有的肉品,还有十几包饼干全都甩下车去!8只狼又是一顿大嚼。吃完了肉,它们还试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几包饼干,但没有吃。这时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经滚圆,先前暴戾凶恶的目光变得温顺。其中一只狼围着汽车转了两圈,其余7只狼没动。片刻,那只狼带着狼群朝树林钻去......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……不一会儿,8只狼钻出松林,嘴里叼着树枝,分别放到汽车两个后轮下面。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……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树枝帮我们垫起轮胎,让我们的车开出雪窝。我激动地大笑起来……哈……哈……刚笑了两声,另外一个战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,他怕这突兀的笑声惊毛了狼。接着,8只狼一齐钻到车底,但见汽车两侧积雪飞扬。我眼里滚动着泪花,大呼小王:“狼帮我们扒雪呢,赶快发动车,”车启动了,但是没走两步,又打滑了。狼再次重复刚才的动作:“先往车轮下垫树枝,然后扒雪……”。就这样,每重复一次,汽车就前进一段,大约重复了十来次。最后一次,汽车顺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,接近了山顶。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。这时,8只狼在车后一字排开坐着,其中一只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。老乡说:“靠前面的那只是头狼,主意都是他出的。”我们激动极了,一起给狼鼓掌,并用力地向它们挥手致意。但是这8只可爱的狼对我们的举动并没有什么反应,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们,然后,头狼在前,其余随后,缓缓朝山上走去,消失在松林中......看完不忍思考:连凶猛的狼都懂得报恩,我们是否应该反思自身?自诩为“万物灵长”的类,我们是不是应当让这个世界充满爱?

194年12月,我们小分队在滇西北找矿。小分队一共8人,其中4名警卫战士每人配备一支冲锋枪。一天,出发前,一位纳西族老乡搭我们的车去维西。那天路上积雪很大,雪下的路面坑洼不平,车子行驶一段就会被雪坞住。我们不得不经常下来推车。就在我们又一次下车推车的时候,一群褐黄色的东西慢慢向我们靠近。我们正惊疑、猜测时,纳西族老乡急喊:“快、快赶紧上车,是一群狼。”司机小王赶紧发动车,加大油门……但是很不幸,车轮只是在原地空转,根本无法前进。这时狼群已靠近汽车……大家看得清清楚楚——8只狼,个个都象小牛犊似的,肚子吊得老高。战士小吴抄起冲锋枪,纳西族老乡一手夺下小吴的抢。比较沉着地高声道:“不能开枪,枪一响,它们或钻到车底下或钻进树林,狼群会把车胎咬坏,把我们围起来,然后狼会嚎叫召集来更多的狼和我们拼命。”他接着说:“狼饿疯了,它们是在找吃的,车上可有吃的?”我们几乎同声回答:“有。”“那就扔下去给它们吃。”老乡像是下达命令。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,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,除了紧张,大脑似乎已经不会思考问题。听老乡这样说,我们毫不犹豫,七手八脚把从丽江买的腊肉、火腿还有十分珍贵的鹿子干巴往下丢了一部分。狼群眼都红了,兴奋地大吼着扑向食物,大口的撕咬吞咽着,刚丢下去的东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。老乡继续命令道:“再丢下去一些!”第二批大约50斤肉品又飞出了后车门,也就一袋烟的工夫,又被8只狼分食的干干净净。吃完后8只狼整齐地坐下,盯着后车门。这时,我们几人各个屏气息声,紧张的手心里都是冷汗,甚至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……我们不知道能有什么办法令我们从狼群中突围出去。看到这样的情形,老乡又发话道:“还有吗?一点不留地丢下,想保命就别心疼这些东西了!”此时,除了紧张、害怕还有羞愤……!作为战士,我们是有责任保护好这些物资的,哪怕牺牲自己。但是现实情况是我们的车被坞到雪地里出不来,只能被困在车里。我们的子弹是极有限的,一旦有狼群被召唤来,我们会更加束手无策。我们几人相互看了一眼,迟疑片刻,谁也没有说什么,忍痛将车上所有的肉品,还有十几包饼干全都甩下车去!8只狼又是一顿大嚼。吃完了肉,它们还试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几包饼干,但没有吃。这时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经滚圆,先前暴戾凶恶的目光变得温顺。其中一只狼围着汽车转了两圈,其余7只狼没动。片刻,那只狼带着狼群朝树林钻去......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……不一会儿,8只狼钻出松林,嘴里叼着树枝,分别放到汽车两个后轮下面。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……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树枝帮我们垫起轮胎,让我们的车开出雪窝。我激动地大笑起来……哈……哈……刚笑了两声,另外一个战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,他怕这突兀的笑声惊毛了狼。接着,8只狼一齐钻到车底,但见汽车两侧积雪飞扬。我眼里滚动着泪花,大呼小王:“狼帮我们扒雪呢,赶快发动车,”车启动了,但是没走两步,又打滑了。狼再次重复刚才的动作:“先往车轮下垫树枝,然后扒雪……”。就这样,每重复一次,汽车就前进一段,大约重复了十来次。最后一次,汽车顺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,接近了山顶。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。这时,8只狼在车后一字排开坐着,其中一只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。老乡说:“靠前面的那只是头狼,主意都是他出的。”我们激动极了,一起给狼鼓掌,并用力地向它们挥手致意。但是这8只可爱的狼对我们的举动并没有什么反应,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们,然后,头狼在前,其余随后,缓缓朝山上走去,消失在松林中......看完不忍思考:连凶猛的狼都懂得报恩,我们是否应该反思自身?自诩为“万物灵长”的类,我们是不是应当让这个世界充满爱?